新闻资讯
NEWS

琶洲π对话技象CEO徐新 | 攻克物联网底层关键技术,立足海珠探索“万物智联”

日期:2022/07/12 类型:新闻资讯


1662019095261725.jpg



穿过高楼林立的广州琶洲西区,互联网企业集聚,数字经济重塑着海珠区产业形态,物联网通信技术与设备研发商技象科技诞生于中国电科集团第七研究所,现坐落在科技初创公司扎堆的万胜汇创客PARK。

“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即万物互联,把万事万物连到一张网上,要用先进科技把这张网推得好,推得广,‘技象’的意思就是要用科技打开想象力。”技象科技总裁徐新表示。



1662019148232254.jpg


攻克物联网底层关键技术的先行者


工业和信息化部数据披露,截至2020年底,中国物联网产业规模已突破2.4万亿元,相关专利累计申请量超过万件,基本形成了覆盖智能感知、信息传输处理、应用服务的完整产业链。

蓝图显现,竞争纷起。制造业、通信运营商、互联网巨头抢滩物联网市场。物联网的应用已经深入到城市治理、工业制造、应急预警等方方面面,近在咫尺,又远在云端。但长期以来,中国的物联网行业在芯片、传感器等产业链关键环节仍羽翼未丰,底层技术面临“卡脖子”难题。

物联网体系结构可拆分为感知层、传输层、平台层、应用层。国内电子科技产业发展成熟,且具有成本竞争力,大量厂商从事物联网应用设备终端的开发和生产,平台层企业也不断涌现。但是,以数据传输为核心的传输层企业,主要集中在欧美发达国家。技象是国内攻克物联网底层关键技术的先行者。


广域低耗能是自主研发攻克方向


技象科技成立于2018年12月,是中国电科集团科技成果转化和混改试点的首批首家科技企业。徐新2000年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机械电子专业,毕业后进入中电科七所从事通讯设备研发工作。2017年,徐新主导的七所智能装备事业部开始探索,物联智能终端如何向城市级物联感知应用系统转变。全球物联网概念兴起,彼时窄带物联通信主导技术是美国芯片公司Semtech的LoRa通信协议。

“我们团队发现,开发的应用越复杂,受到底层物联通信技术的约束就越强烈。”徐新说,团队意识到,底层物联通信技术的自主研发,达到广域低耗能,是打开国内市场不同应用场景所需。


技象科技已完成近1亿元B+轮融资


近年国际形势日益复杂,解决核心技术“卡脖子”已是燃眉之急。

经过三年多的发展,技象推出了第一代TPUNB(Techphant Ultra Narrow Band)窄带物联通信系统,在感知层,涵盖全国产化物联通信芯片象芯1号、基于象芯1号的通信模组,连接了超过300种智能传感终端;在传输层,系统设有TPUNB基站、网关、中继器和数据采集器等网络产品。

“产业资本已经开始认识到物联通信底层技术的价值。”徐新说。5月底,技象科技完成近1亿元B+轮融资,由越秀产业基金、海珠基金、保利资本等机构共同出资,是继中电国投、中航工业后,再次引入产业投资机构战略入股。另外,多家银行已与技象科技接触,将提供债权融资。所融资金将投入到第二代TPUNB自研芯片研发及通信系统组网传输能力的突破及生态建设中。


1662019272341106.jpg

研发


南都·琶洲π:技象科技聚焦的物联网底层关键技术,技术壁垒有多高?目前技术致力于提供哪些方面的解决方案?

徐新:技象所从事的业务是从0到1,提供从底层通信协议、通信芯片IC设计、模组、再到组网传输,这是一套完整的窄带物联通信系统。我们从2018年开始正式投入研发,通信系统的研发依赖团队完成,包括软件开发、测试、仿真等人员。目前国内有整体团队的厂家并不多。

物联通信系统赛道研发投入时间长,欧美系统已经成熟稳定,中国企业市场竞争力有限。2018年底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关键技术“卡脖子”现象日渐凸显,此前中国企业缺乏投入的动力。

这个行业写物理层协议的专业人才十分稀缺。技象的探索和突破,建立在中电科集团这家军工企业十余年战术通信、移动通信科研成果的基础之上,并在高并发性能、功耗控制、经济性、安全性和可成长性等关键技术指标上,能拿得出成熟技术。举例而言,技象科技的TPUNB技术能够支持空中唤醒和无线空中升级,部分主流物联网技术一般只能实现单工通信,连接的感知终端无法被远程唤醒。

大环境强调“国产替代”后,我们干的业务逐渐有了市场接受度,市场愿意给机会去尝试,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物联通信的应用除了依托5G高速网络,如大众熟悉的自动驾驶、远程医疗等,还有需要窄带物联通信技术来满足的专网应用。

技象TPUNB窄带物联通信系统,有三大应用方向,分别是城市级专网、企业级专网和点对点局域专网,包括政府智慧城市、工业互联网、应急搜救通信等数百个应用场景。譬如,我们和合作伙伴在黄埔区落地了古树名木管理系统,安装连接智能传感器,后台管理实时接收价值数据,动态监测不同区域树的状态,判断树的健康情况。

物联网跟互联网最大的区别,就是互联网是一个整体网络,但是物联网是无数个小网,不同的客户对专属网络的定制服务需求不同。这将是技象施展的空间。

南都·琶洲π:在提高创新能力方面,技象科技做了哪些工作?这几年研发投入情况取得了什么成效?

徐新:从2018年组建以来,公司持续高强度的研发投入,累计占营业收入超过70%。研发和创新对于现阶段的技象来说,是第一生产力。目前公司近百人,研发人员占比接近60%,以硕士学历为主。这两年,我们也陆续看到产出和成效。公司目前拥有近200项发明专利,授权90余项,实用新型专利十余项,并获得高新技术企业、“未来独角兽”、广东省新型研发机构等荣誉称号,以及IF、红点等产品设计奖。

技术最终能推广起来,不能停留在说技术有多牛,或者技术能获得许多政策支持,最终还是要回到商业价值,物联网追求的是低功耗、低成本。


生态


南都·琶洲π:万物互联是大势所趋,通信技术对物联网发展十分关键。技象科技面对着哪些竞争压力?在物联网生态系统构建中,现阶段薄弱环节如何打通,还需要哪些体制机制支撑?

徐新:目前在物联通信领域,就全球市场来看,应用比较多的包括以美国芯片公司Semtech为核心的LoRa联盟,以及通信行业标准化组织3GPP推动的NB-IoT技术。LoRa联盟发力较早并开放生态,在全球市场拥有比较明显的先发优势。而NB-IoT依托运营商网络也已快速铺开。

与前两者相比,技象是后来者,尽管技象产品在多个关键技术指标上取得突破,但在构建行业生态和拓展商业化方面,技象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物联网生态系统构建,除了强大而开放的技术能力,还需要规模经济性,只有网络足够庞大、通信节点足够丰富,建立在这张网上的生态才健康。鉴于物联通信技术在数字新基建中的战略意义,我们认为,从行业标准、国家标准上明确安全可靠的要求,对于打造强大安全的物联网生态系统,这非常重要。


人才


南都·琶洲π:在人才招聘和培养方面,技象科技作为初创企业,是否有遇到难处?海珠区在人才吸引力上有何长处和短板?

徐新:对于通信领域而言,越是偏向技术底层,相关人才的招聘工作就越难开展,更何况技象科技是年轻的发展型公司。此前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招聘高端技术人才都比较难,毕业生一般更倾向于去相对成熟的大公司就业。以测试人员为例,市面上非常紧俏,技象是借助琶洲试验区管委会组织的社会招聘活动,招到了优秀的核心测试人员。

技象的核心技术骨干从事通信技术研究都长达10年以上。尤其在科技成果转化初期,一项技术落地为产品,依赖研究人员多年的技术沉淀、行业知识以及产品化的工作经验。

我们建议,广东本土高校加大与创业企业产学研合作,就核心技术成立联合实验室或者共建研发中心,让企业为高校的科研项目出题,改变人才培养的评价方式。


未来


南都·琶洲π:怎么评价海珠区的数字经济发展氛围,科创企业能享受哪些优惠政策?

徐新:海珠区数字经济发展氛围日渐浓厚,为创业公司提供了环境基础。今年3月,“琶洲算谷”建设启动,海珠区政府推出十大智慧应用场景,其中有三个都是与技象共创的,包括在海珠区打造全国首个行政区划级的全国产化物联专网,试验不同的应用场景。

同时,海珠区将我们定位于区物联网行业“链主”企业,为我们开放应用创新场景,这有利于吸引更多上下游生态企业集聚。在我们刚刚完成的B+轮战略融资中,海珠区属基金作为领投方之一,在资本层面给予了支持。

目前,海珠区新型产业占比和对高新人才吸引度还有待提升,对人才相关配套基础设施有待完善。企业期待,海珠能更好地利用琶洲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试验先行先试的制度优势,保持政策的稳定性、连续性,规范市场竞争秩序,优化营商环境。

 

《琶洲π》是南方都市报新创刊的杂志,是一份立足琶洲、面向湾区,以创业、就业人物故事和海珠人才服务政策宣讲为主要内容的月刊,它将为赴琶洲打拼、实现人生抱负的人奉上最权威、最及时的资讯。同时,各种天马行空的创意和商业传奇都将在琶洲分享,汇聚成激发未来创新创造的源泉。